omelet

unprofessional admirer.

荷兰豆生贺小甜饼。虫铁/铁虫无差,ooc/文笔差归我。错别字见谅。莫名说有敏感词,但是并没有开车OTZ

4/1000

3/1000

2/1000

1/1000

What's for dinner

*Hannibal私人厨房大厨,前心理咨询师
*Will因打了嫌疑人9枪致死,被停职

同居夫夫,吃货的365天

只是想写个脑洞小甜饼,第一次写文轻拍,OOC请见谅。

Will做了个奇怪的梦,他梦见一只雄鹿,四肢强健,鹿角尖锐,做出攻击的姿势,他和他对峙着。就在Will以为它要冲自己飞奔而来的时候,一阵沉闷的敲门声响起,他醒了。

打开门,望着门口的人,Will一阵恍惚,过了半天他才从记忆里搜索出这张脸对应的名字——Hannibal Lecter。可能因为他的表@情和沉默,Hannibal开口道:“我……可以进去么?”“当……当然可以。”Will如梦初醒,挠了挠头,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T恤和短裤。

“要来点早餐么,早上补充点蛋白质是个不错的选择,我带了点香肠和鸡蛋……”Hannibal走到桌边从袋子里拿出两个乐扣碗,打开盖子,倾斜着给Will看碗里的食物,动作流畅自然,似乎本该如此。Will看着碗里金黄的鸡蛋和炒得微焦的香肠,似乎……真的有点饿了。

等坐定往里自己的盘子赶了点鸡蛋和香肠后,Will才想起来询问Hannibal Lecter前来的目的,毕竟他们仅有一面之缘。

“你叔叔Jack托我照顾你一段时间。”Hannibal说完看着Will的脸,在他开口询问之前又补充道,“他怕你在他不在的时候不好好吃饭,而我的菜又恰好合你的口味。顺便也可以就近地为你做些并不专业的心理咨询,再怎么说我也曾是个心理医生,不是么?”

“我并不需要心理咨询。”每每说起和“心理”相关的词,Will总是像炸了毛的狗。

“确实,我也觉得不太需要。Jack把你看得太脆弱了,像美丽而易碎的陶瓷茶杯……”

Will总觉得Hannibal在说茶杯时别有用心地看着他,那种描述,那个语调,让他感觉受到了语言上的侵犯,可又不知该如何反驳,只能静静地吃着味道还不错的鸡蛋和香肠。

仔细想来他和Hannibal第一次见面也是因为Jack。他对犯罪嫌疑人开了9枪,因为这他被停职了。大概是为了安慰他又或者只是想给他做侧写,Jack带他去见了Hannibal。

Jack说带他去吃美食,没想到却来到一户人家。他一进门首先看到一个“饕”字,他不认识也不想多问。来到开放式厨房看到一个男人,雪白的西装衬衫,袖口整齐地挽起,虽然围着围裙却没见到上面有半点污渍。如果不是看到男人娴熟的烹饪手法,他一定会觉得男人的那一身雪白绝对是作秀。

等他们入座,男人也亲自带着作品上桌。他先和Jack打了个招呼,又在Jack的介绍下对着Will做了自我介绍——“Hannibal Lecter,很高兴认识你”。官方而冷漠,这也正是Will所需要的,他一点也不想和其他人有牵扯。

“Will,你在听我说话么?”Hannibal的语气依然很平静,丝毫没有被人忽视的恼怒。看着Will刚回过神的脸,似乎有些无奈,“在Jack回来之前,你得先和我住一起了。”他似乎在惋惜什么,语气却又带点狡黠 ,“和我住一起,至少你不会饿死。”